1. Home
  2. 时文选粹

刘星:访谈:起舞弄清影的画卷(对话光影诗篇)

——云阳诗朗诵文化群文化访谈【访谈导语】:在她心底早有一幅“万里江山”佳人如玉的画卷!而且这画卷是那么的浩大;浩大得有男儿的胸襟和女子的柔情——在明月之下,竟然是如此的豪迈、飘逸、磅礴、浪漫。【访谈正文】三峡

“刘星:访谈:起舞弄清影的画卷(对话光影诗篇)”由刘星(作者)创作而成。如果您想了解访谈:起舞弄清影的画卷(对话光影诗篇),请仔细阅读下面的文章。希望您喜欢这篇文章。

——云阳诗朗诵文化群文化访谈

【访谈导语】:在她心底早有一幅“万里江山”佳人如玉的画卷!而且这画卷是那么的浩大;浩大得有男儿的胸襟和女子的柔情——在明月之下,竟然是如此的豪迈、飘逸、磅礴、浪漫。

【访谈正文】

三峡刘星说:光影诗篇这个马甲很有诗情画意,似乎有音乐的动感,在光影的婆娑里;似乎很唯美,在诗篇的内涵里。

光影诗篇,云阳人,是一个青年女才人,家学丰厚,情趣高雅。其人爱好很广泛,她说她的爱好是唱歌、跳舞、读书、写作、书法、朗诵,尤其敏感在“文字”的墨香里。想必,是一个典型的“闺中秀女”了。

面对第一个话题,她说,“我没有真正意义的参加过诵读,但一个人经常会读一下名篇赏析一下,或者自我陶醉一下。”看样子面对“普通的”市民,让“云阳诗朗诵”唱响起来也非容易事,更别说“畅享”了。

是的,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这个道理谁都明白,但是真的直面家乡父老,分享“我读”的快乐,并且将这种快乐带给大家,真的是一件不容易的事。尽管是难事,但是,好在有我们“这一群”的云阳“文化义工”。那么书香三峡就不仅仅是停留在碑刻上和印制在书卷里。前者云阳本土优秀的书法大家彭聚星的“文化壮举”,让张飞庙一跃成为“文藻胜地”,同时也让云阳的文化最直观地呈现在三峡的河床岸边。

碑刻,是一种经历岁月的文化烙印;而传诵才是所有树碑立传者的根本。我们不能本末倒置。我们三峡云阳的诗文化,就应该手口相应,薪火相传。

本土文化真是因为这样那样的一群人,才更发扬光大起来……

面对第二个话题,“我第一次登台?”光影诗篇说得很俏皮。她说:“很久远的历史,幼儿园算不算?”(这里应该有笑声,或者是动态卡通……)而地点,她很干脆说,“当然是学校的礼堂”。至于观众,不消说,全体师生。

她写道——第一次登台是幼儿园表演节目,扎着两个羊角辫,用红墨水涂得红红的圆脸,在舞台上唱着儿歌。记忆中没有怯场,无知而无畏。尔后的学习工作都和舞台有关,但是也有怯场和气场满满的时刻。唯一遗憾就是一直想在舞台上多几次机会演讲或者朗诵,好像都让位于歌唱。

三峡刘星说:现在只要参加群的线下文化诵读活动,机会就来了。很是期待你的诵读。当然,这一次,我们没有绚丽的舞台,只有书院、花园、廊桥、只有闹市、广场、街头;那么你还有舞台一枝独秀的胆量吗?

喔,对了,那个舞台,你描绘一下,回忆一下感觉?对于现在的你而言“舞台”的涵义更加的深广了,不是吗?

她没有回答,她的舞台其实很大很宽,因为她经常参加的舞台是一个和音乐息息相关的“绚丽”的舞台。这个舞台,不消说,大家也明白了。作为一个“歌者”,她用另外的方式诠释“舞台”的多重涵义。演唱,是一种声音,而且是一种更直接的情感的宣泄;伴随这音乐的流韵,在闪耀的舞美映衬下,在华丽的舞台上,她展示了一种美的极致;但是面对“诵读”,竟然羞涩到极致,也算是一种趣话而已。

我们相信,她会用“文字”来述说另外一只美好,同样可以直抵你的心灵深处最柔软的地方……

她说:“我最喜欢的一本书《红楼梦》。”后来,她补充说,“唯一一本让我看了两遍的名著”。真难得,两遍还多?!看样子,女孩子,特别是书香味的女孩子都喜欢《红楼梦》。或者,正是因为那是“梦”,所以,爱做梦的才子佳人都喜欢诗意书香的那种情调……

三峡刘星继续问,你记忆中听见的最精彩的演讲?

她写道——听过很多名人演讲,都很带动人的情绪的,所以没有之一,好的太多。

三峡刘星:好的太多?其实反过来说明了你没有最感动;似乎太理智了,可以随时被言语感动,但是激动仅仅是溅起了部分的浪花,远远没有达到刻骨铭心的时刻;或者是还没有放开来,继续把心灵包裹。其实,我说的感动,更接近需要的答案是“你身临其境的时刻”,而不是影视、声像、dvd、cctv之类。

不过,回忆起有没有记忆犹新的朗诵经历,她到是很具体,她写道--

那是1995年,在山东菏泽艺校;而听众还是本班的班级同学。第一次班会,因为我们班大多数本地学生,只有少部分是外地学生。本地学生朗诵了一首《再别康桥》,毫无意境。外地学生当然不甘看他们洋洋自得,自以为是的神情,都力推我去表演,想从气势上力压前面那小子,选了一首大气磅礴的《沁园春·雪》。自我感觉非常良好,落座。却听见有几个本地学生偷笑,不以为然。来自南方的同学当然是满口夸赞。事后老师点评我有些平翘舌不清楚,感情到位。心下有愧,以后再也没有冒冒失失随意而诵。

三峡刘星说:一个柔女子,竟然挑选这样磅礴的诗篇,真是难能可贵。贵在一个字“勇”,贵在一个词“勇敢”,贵在一个成语“勇者无敌”……

事实上,在面对最喜欢诵读的诗文时,她选择回答了《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

这,苏轼的词和毛润之的词?

这词风,哪归哪?

唯有诗情,才可以如此荡漾;唯有情怀,才可以如此盛德。豪放至极便是婉约。

一个女子情怀竟然可以到两个极致,似乎矛盾,似乎遥远。但是细想开来,有如此度量的女子何止她一人。对于艺术有诗意的人总会以意想不到的方式怀揣着“极品”到极致。其实,她到真是很典型的才女——在书法有家学的渊源,写的一手好字;于器乐,优雅起来可以弹琴(钢琴),于歌唱,端庄起来上台高歌,或美声的甜美,或民族的抒情……

访谈:起舞弄清影的画卷

三峡刘星心想,这一脉相承的是一种情怀,一种期待,一种飞升的境界。此处似乎应该有墨汁淋漓、力透纸背的宣纸,这里应该有水袖飘逸、才子佳人的江山图,这里应该有明月清辉、遍洒人间的花瓣雨,这里应该有古筝环绕、青瓷玉立的线装书。

在她心底早有一幅“万里江山”佳人如玉的画卷!而且这画卷是那么的浩大;浩大得有男儿的胸襟和女子的柔情--在明月之下,竟然是如此的豪迈、飘逸、磅礴、浪漫。

最后,三峡刘星(三峡刘星)吟诵而歌。

《书魂》(云水禅心版)(三峡刘星)

光影诗篇兮,飞天入梦里;袅袅清音述禅心,音画涤尘意。

山林月相映,涓水弘潭影,文涛漫卷偏痴迷,翰墨留心迹:

诗一首伊人兮,谁解其中意?歌一曲遥相寄,情寄红尘里。

无意悲自欺,岁月故人稀。笔耕十载等闲兮,千言复万语,

何曾言离弃?书卷等身立。彼岸千里,著书知音觅,弘篇颂大义,

追梦天涯一曲。蝶化翔宇,看那青莲花开寂寂禅意,共谁翩翩比翼?

本文是成都桑拿网文章,作者:刘星,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52huaxue.com.cn/348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