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Home
  2. 时文选粹

陶文庆:管理起点与“人是?人会?人应?”

——简议社会管理逻辑起点与“人是怎样的?人会怎样?人们应怎办?”一、社会管理的哲理性、逻辑性起点是什么?是:认识人“是怎样的?”。而认识人“是怎样的?”,是对(人所组成的)社会进行管理的哲理基础,逻辑性起点。

“陶文庆:管理起点与“人是?人会?人应?””由陶文庆(作者)创作而成。如果您想了解管理起点与“人是?人会?人应?”,请仔细阅读下面的文章。希望您喜欢这篇文章。

——简议社会管理逻辑起点与“人是怎样的?人会怎样?人们应怎办?”

    一、社会管理的哲理性、逻辑性起点是什么?

是:认识人“是怎样的?”。而认识人“是怎样的?”,是对(人所组成的)社会进行管理的哲理基础,逻辑性起点。

社会管理应该:

——首先,要现实、客观的考察、认识人,即认识“人是怎样的?”;

——接着,还应实际考察、感知,在当今现实中“人会怎样?”(这个“人会怎样?”,可以和应该含:人在当前和在改进后的一定制度、物质基础下,会怎样?);

——再者,须“知行合一”,以所“知”、导所“行”,来创设、筹谋在社会管理的实践中“应该怎样?”、“应该怎么办?”,并动态的调整、落实“怎么办”。(而不是,仅仅主观的、理想化的推论“应该怎样”。)

    二、那么,人是怎样的?

——人,是这样的

这里拟试做部分回答,而对在“人是这样”的前提下,人们(社会)“应该怎样?”、“应该怎么办?”,则在【】号中略议。

人,是这样的:

——说人中有精英,不如说,人各有不同专长。

专长即“精”,因为“专”且“长”,就是其所知所行有深度、广度,比别人“长”,故而可谓“精”。而人类社会的发展,确是由各方面的专长者,引领和推动的。能引领并成功者即“英”。

——在一个领域能成为引领者,是“少而精”的。引领者(含设计筹划者、组织管理者等)少;但是,参与落实筹划的人,即按照筹划去大规模行动者是多的。自然科学或社会科学领域里的项目、任务的筹划、组织、落实,只有由众多行动者参加,才能最终成功,引领者也才能成为“成功的引领者”。

——人是精灵,但不是所有人都能专门花费较长乃至很长的时间、精力去探索所有的问题。人的精力有限,且由于个人的知识、能力、际遇等等的不同,只能各有其关注的领域。也正因此,才有行行出状元。

——无论何时,人民大众都是全社会所有的人们生存的物质、精神条件的创造者,维护者,提供者;而且,人人都可以、可能成为不同方面的“引领者”。只是,这些引领者所引领的范围、项目不同而已。卖油翁、解牛的庖丁,也是有专长者,只是其所专长的领域是操刀、举勺,而他们的操刀解牛、举勺注油的本领,也能达到出神入化的水平。

——人是精灵,作为宇宙间目前所知的最高等智慧生物,每个人都是大自然神功造化的产物。可以说,每个人的生理结构、功能,比人类目前已制造的尖端产品(例如超级计算机、太空空间站等)的功能,都要精密且自调节能力、水平更高;而且,人的(含潜在的)智力、能力,其实是“差小异大”的,人与人之间的差异,多数是后天的客观条件的不同所造成的。——虽然,在现实中人的水平有高低,这种高低也会形成其他可以理解的差异。

【可能正是从这些意义出发,人类文明逐步树立了这样的价值观:“人”是“无价”的、尊贵的,应该“人人平等”,人人都应该受到充分的尊重,人人应享与其能力、水平相当的足够的权利、义务、待遇。】

——引领者,含不同领域中的有专长者,能引导、调动众人,领航而成功者,是为此领域之“英”。在这里,引,是有关键作用。但其非全能,无众人参与、落实、行动,再好的“引领者”也会一事无成。【对引领者,应不减也不增对其作用的认识与评价。】

——民众,作为参加自然科学或社会科学领域中的项目、任务的直接、间接的具体操作、行动者,是对成果、成功出力最多、最必要、最不可缺者。

世界可以暂时无某个专长的引领者,但是终可有、乃至必会有其他同样或类似的专长引领者。作为某个专长的引领者,他于社会是“非唯此不行”,并非“少了张屠户,就吃混毛猪”,少了谁地球就不转了(虽然,一时没有某个专长人物的“先知”和引领,人们可能在历史的隧道中摸索的时间长些)。而人民大众,则可说是无论何时、何地“唯此众,别无另可依”。是“少了民众直接、间接的参与、行动,必会一事无成”。

这就是“人民群众创造历史”。

——从自然科学发展史可见,自然科学规律,往往由有专长的个别科学家经由深入的探索而发现。其实社会科学也同样。真理有时、乃至往往掌握在少数人手里。即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的正确的主张,都往往由少数有专长者的探索而发现。精者,必少。因为,精,是指:需要专门花费较长乃至很长的时间、精力去探索,才能获得。一个领域的专长者、精通者及其见解,不是所有不同领域的人都能深知和理解的。

【这让人不能不想到一个问题:对专长者的选择、认定,主要还是应看其主张的正确性与效果,而不是只看、主要看对其认同的人数的多少。】

——从无数社会实践可以感悟到:人是比较容易情绪化的,会跟着情绪、感觉走,只有保持高度的理性自觉,才能抵御情绪的控制。正如心理学家研究所指出的,绝大多数(高达95%)的人,是不能够仅仅凭借理性来改变自己固有的行为的,因为古老而原始的情绪力量太过强大,而人类进化后期才形成的理性思维,是需要耗费很大的心理警觉和能量消耗才能进行的。【这样来看今天东西方世界的若干现实,让人警醒!是否就一般而言,理性的顾及长远、利他,会有较高比例未必能抵御人自发的顾及自身、眼前?是否以简单的一人一票,来决定重大政策行动,来选择领路人,出错的可能会加大,并不科学,并不能保证其正确与高水平?如果是这样,人们应该怎么办??】

写道这里,笔者还感到,“人是怎样的?人会怎样?人们应怎办?”这个话题,还有很多未探寻,此处仅及点滴。且以此文作个探讨的开篇吧。

本文是成都桑拿网文章,作者:陶文庆,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52huaxue.com.cn/356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