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Home
  2. 时文选粹

王学泰:知止不殆

——《道德经》辨解之三十九2016-8-12经曰:道常【帛书作“恒”】无名,朴,虽小,天下莫能【“莫能”帛书作“弗敢”】臣。侯王若能守之,万物将自宾。天地相合,以降甘露,民莫之令而自均。始制有名,名亦既有。夫亦将知止

“王学泰:知止不殆”由王学泰(作者)创作而成。如果您想了解知止不殆,请仔细阅读下面的文章。希望您喜欢这篇文章。

——《道德经》辨解之三十九

2016-8-12

经曰:道常【帛书作“恒”】无名,朴,虽小,天下莫能【“莫能”帛书作“弗敢”】臣。侯王若能守之,万物将自宾。天地相合,以降甘露,民莫之令而自均。始制有名,名亦既有。夫亦将知止,知止可以不殆。譬道之在天下,犹川谷之于【帛书作“与”】江海。(《道德经》第三十二章)

经义提要:

本章经义的主要启示是:造化万有的绝对大道始终主宰、统制着被造的相对世界。具体而言,就是万物都要臣服于本源大道,万名都要统一于无名,万制都要止于一,好比川谷源于江海又通通归于江海。

此外,经文还启示我们:造化万物的大道绝对统一而无名,而大道造化之万有则相对有名。无名与有名,是“道’的两个不同境界,一个是本体界,一个是被造界,不是同一境界的对立。有名,即有概念,因此,有名就有语言、文字。反过来说,一切语言文字,都只能用来描述相对的存在,表述相对的知识,而不能用来描述绝对的存在,表述绝对的真理(智慧)。所以,老子在《道德经》首章就开宗明义:“道可道,非恒道;名可名,非恒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同样重要的,是老子同时指出了两种相应的认识方法,即“无欲”与“有欲”的认识方法。“无欲”法认识绝对、无限的大道本体界,“有欲”法认识大道创造的相对、有限世界。

文字注释:

【臣】古文象形俯首之眼,本义屈从。

【宾】本义客人,做客的人总是要顺从主人的安排,引申为顺从、服从。

【侯】《说文》:“矦,春饷所射矦也。”封建制度公、侯、伯、子、男五等爵位的第二等爵位--侯爵。此处泛指社会分化以后上层贵族。

【天】此处指地之上的空间,包括先天太极的混一存在和后天阴阳的相对存在。

【地】此处指大地,乃是后天太极本体,地上的万物也都是后天太极本体。

【名】《说文》:“名,自命也。从口夕。夕者冥也。冥不相见,故以口自名。”名,亦代表语言、文字。万物之所以可名,因为大道有“信”,大道所造化之万物亦有“信”。无名,意味着无相对的分辨,那是绝对的、唯一的、独立的存在。有名,意味着有相对的分辨,因此,“名”是认识相对存在,产生相对知识的开端,亦是相对观念(如善恶、美丑等)的开端。“名”是人类疏离统一大道的开端,因此,老子教导人们要“知止”。

【譬】意为比喻,比方。

章句辨析:

“道恒无名,朴,虽小,天下弗敢臣。”道是无生无灭、无限永恒的存在,是无相对的绝对存在,是自有永有的独立存在,是统一无分辨的存在,因此,祂不能亦无需有相对的名。勉强取个名是为了称呼祂,但不能因为有了这个名就限制了对祂的认识。老子说“道恒无名”是要强调“道”是绝对的真理(真相),是相对知识(包括语言、文字)不可理解、描述的存在。本源大道虽然微小不可见,但是,祂又是其大无外,是天下万物的本源,因此,相对有限的天下万物没有那个敢于让祂臣服的,相反,天下万物无不臣服于祂。

“侯王若能守之,万物将自宾。”大道的根本律法是统一无分辨,祂所造的世界虽然在现象上是有限相对的存在,但本质依然是统一无分辨的,最终还是要回归大道本源。因此,世上的人,一定要懂得这个道理,不要误将“现象”当“本质”,以致于搞出社会的阶级分别来。有动机和能力分裂社会的,正是世俗的“侯王”们,因此,这些人最要懂得大道的律法。反过来说,这些人若是懂得并遵循大道的律法,也就是得道的圣人了,如此,无需他们做什么,百姓和一切事物都将顺从大道的律法运行。

“天地相合,以降甘露,民莫之令而自均。”这句经文进一步用具体的“甘露”来说明大道统一无分辨的律法。天地相合本就是顺着大道的律法运行,而天地相合所产生的“甘露”亦是大道运行的产物,因此,人民不能对它有任何要求,它顺从大道的律法均匀地施与众人。所谓“甘露”,就是雨露。需要提起注意,“天地相合”不能解释为阴阳相合,而是太极阴阳相合。

“始制有名,名亦既有。”人类开始对事物进行命名以后,也就是开始有知识以后,就要开始建章立制了,这就是所谓的文化建设,然而,所有这些以“名”为基础的文化知识都属于“有”的范围,只反映有限相对的现象存在。这种“有名”的知识,是对“整体存在”的分割破坏,必然阻碍对“整体存在”的正确认识,因此,二十八章说“大制不割”,后文则教导要“知止”,都是一个意思,不要将世界分析得零碎。

“夫亦将知止,知止可以不殆。”经文中“知止”的意义是说对相对知识的追求要适可而止,不能一味地做一分为二的分析。求知能够适可而止,就不会迷失统一的整体,也就不会迷失统一的本源,而始终保守无限的统一本源,就能永恒不死。

“譬道之在天下,犹川谷之与江海。”经文最后,老子大了一个比方来说明道对于天下(万物)的关系。他说,道对于天下(万物),既生万物,又统领万物,使万物归往,就好像江海之于川谷,既成就川谷(河流之水无不源于江海),又汇聚川谷,使川谷归往。

经文意译:

道是无生无灭、无限永恒的存在,是无相对的绝对存在,是自有永有的独立存在,是统一无分辨的存在,因此,祂不能亦无需有相对的名。勉强取个名是为了称呼祂,但不能因为有了这个名就限制了对祂的认识。本源大道虽然微小不可见,但是,祂又是其大无外,是天下万物的本源,因此,相对有限的天下万物没有那个敢于让祂臣服的,相反,天下万物无不臣服于祂。大道的根本律法是统一无分辨,祂所造的世界虽然在现象上是有限相对的存在,但本质依然是统一无分辨的,最终还是要回归大道本源。有动机和能力分裂社会的“侯王”们,最要懂得大道的律法。反过来说,这些人若是懂得并遵循大道的律法,也就是得道的圣人了,如此,无需他们做什么,百姓和一切事物都将顺从大道的律法运行。天地相合本就是顺着大道的律法运行,而天地相合所产生的雨露亦是大道运行的产物,因此,人民不能对它任何要求,它顺从大道的律法均匀地施与众人。人类开始对事物进行命名以后,也就是开始有知识以后,就要开始建章立制了,这就是所谓的文化建设,然而,所有这些以“名”为基础的文化知识都属于“有”的范围,只反映有限相对的现象存在。这种“有名”的知识,是对“统一的整体存在”的分割破坏,必然阻碍对“统一的整体存在”的正确认识,因此,对相对知识的追求要适可而止,不能一味地做一分为二的分析。求知能够适可而止,就不会迷失统一的整体,也就不会迷失统一的本源,而始终保守无限的统一本源,就能永恒不死。道对于天下(万物),既生万物,又统领万物,使万物归往,就好像江海之于川谷,既成就川谷(河流之水无不源于江海),又汇聚川谷,使川谷归往。

感动联想:

现代社会的人们,离道失德远矣。因此,对相对知识的追求可谓如饥似渴,永不满足。尤其是中国人,被西方的现代科学技术打败以后,对于现代科学技术的渴慕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举个例子。英国人培根有一段关于知识的著名论述,他说:知识就是力量,但是,当我们有了一点知识,就会远离上帝,当我们有了更多的知识,就会亲近上帝。这段话的意思是,知识可以改造世界,但是,它改造世界的能力是有限的,因为,我们终将认识到在无限的上帝面前,人是那样的渺小,离开上帝,我们什么也不能做。事实真是如此,我们可以播种和耕作,但是,使种子长出谷物的却是上帝。现代人类已经普遍使用“转基因”技术,可是,人类注定不能创造“基因”。可见,人类若是不依靠上帝,就连人类的“知识”也成了无源之水。

处于相对有限世界的“人”也是有限的,因此,人的知识也是有限的,这就意味着人类的知识与知识体系中必然存在错误与遗漏,尤其是背离本源大道的知识。比如中国的《周易》由于离了本源大道,其关于河图八卦的知识就存在根本错误与遗漏。根本的错误是误解卦画与河数,将“- -”划理解为阴,将“-”划理解为阳;相应地,将“偶数”理解为阴数,将“奇数”理解为阳数。由于误解卦画与河数,又导致对世界的认识发生严重遗漏,即将世界理解为一阴一阳二者的对立存在,而不是太极阴阳三者的存在,于是,太极本体被遗失了。《周易》说:“一阴一阳之谓道”,“易无体”,乃是明明地误导后人,结果,凡是从《周易》衍生出来的学术,没有一样是有用的,算命如此,风水如此,而受害最重的要数中医。中医原本与天地准,与《周易》有了关系之后,就被毁了,只是至今国人还蒙在鼓里,对《周易》津津乐道。

背离大道的相对“知识”是可以害人的。犹太教和基督教的原罪就是人祖吃了伊甸园里知识树上的果子,能够分别善恶了,也就是有了相对的知识。罪的代价是与上帝分离,完全陷于有限的“地域(狱)”,意味着以“死”终结,即永死。犹太教和基督教将这种相对的“知识”称为人类一切苦难的源头--原罪,其根本意义在于人类背离了上帝(的统一意志),也就失去了上帝才有的绝对自由,只能活在有限的世界里,受着“相对”现象与观念的辖制。追求相对的“知识”,与背离上帝(本源)的意义等同。(参见《圣经》创世纪2:15-17,3:1-19,22-24)

下篇辨解:《不失其所者久》

本文是成都桑拿网文章,作者:王学泰,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52huaxue.com.cn/420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