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Home
  2. 时文选粹

裴浩林:物质与思想辩证二元论提纲(上)

【题记】物质堆垒了一个苍茫世界,思想则赋予了这个世界一个活的灵魂。思想与物质的结合把世界带进了一个全新的天地。关于物质和思想的属性及它们之间的关系,历来是理论界(特别是哲学界)争论的焦点问题。过去的哲学界主要有三个学派:唯物论、

“裴浩林:物质与思想辩证二元论提纲(上)”由裴浩林(作者)创作而成。如果您想了解物质与思想辩证二元论提纲(上),请仔细阅读下面的文章。希望您喜欢这篇文章。

  【题记】物质堆垒了一个苍茫世界,思想则赋予了这个世界一个活的灵魂。思想与物质的结合把世界带进了一个全新的天地。

  关于物质和思想的属性及它们之间的关系,历来是理论界(特别是哲学界)争论的焦点问题。

  过去的哲学界主要有三个学派:唯物论、唯心论和机械二元论。

  过去的唯物论认为:世界是物质的,物质是世界“唯一”的“元(素)”,精神是物质的反映;而唯心论则认为精神是世界根本的、唯一的“元(素)”,物质只是精神的体现。

  过去的唯物论虽然对于人类认识物质世界能力的提高起到了很大的积极作用,但是也产生了不容忽视的负面影响,特别是对于物质的过度崇拜所造成的消极作用不断地困扰着人类。唯心论则相反,它对于人类自身作用的认识发挥了重要的积极的作用,但是由于它过度夸张人类自身的作用而使人类陷入某种盲目性,同样也给人类造成了伤害。【按:在过去,人们有一种普遍的“认识”,就是认为无产阶级比资产阶级更容易接受唯物论,而资产阶级比无产阶级更容易接受唯心论。这种认识虽然有一定的根据。但是,这种认识又是不完全正确的。事实上,从某种意义上说,有产阶级(包括资产阶级)比劳动者阶级(包括无产阶级)更“愿意”接受唯物论,对物质的认识更“深刻”(其直接原因是“财产”的作用)。正是由于这个原因,有产阶级对于物质的追求达到近乎疯狂的程度。而劳动者阶级虽然通过直接的物质生产,对唯物论也有一种朴素的认识,但由于文化水准低等原因,对唯物论的认识并不比有产阶级更多一些(无产阶级对于本阶级的历史地位等的认识是在马克思主义产生以后的事,如果没有马克思和恩格斯这样的“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出色工作,无产阶级对于阶级、剥削及自身地位等等的认识恐怕还要等相当的时日),相反,在一种“万般无奈”的情绪下,更容易转而寻找“精神”的寄托,这就是为什么劳动大众长期受到宗教麻醉的根本原因。】

  唯物论与唯心论是对立的,但它们都是“一元论”。

  与一元论对立的是“二元论”。

  过去的二元论力图调和唯物论与唯心论这两种对立的理论。虽然它把物质与精神看作是世界的两个最基本的“元”,但是,它既没有准确地说明物质与精神是如何作为世界的两个最基本的“元”存在的,又没有清楚地说明物质与精神这两个最基本元素之间的关系是怎样的,因此,它既不能引导人们准确地认识世界,更不能帮助人们能动地改造世界。所以,过去的二元论是机械二元论。

  马克思、恩格斯创立的辩证唯物论是人类思想的一个巨大进步。这个进步的意义在于:它突破了以往的唯物论思想,给其注入了辩证法思想(主要是承认了“精神”对于物质的“反作用”),使唯物论上升到一个新层次。

  但是,辩证唯物论同以往的唯物论一样存在着明显的问题:它同样否认了思想同物质一样具有独立性特征,否认了思想从诞生之日起便与物质一样成为构成现实世界的一个最基本的“元”,因而继续了以往唯物论的严重缺陷:特别是轻视了思想所具有的特殊品质——主动性、活跃性和前瞻性,这些特殊品质是物质所不具有的,是思想这个元素与物质相比不仅毫不逊色,而且“独领风骚”的原因所在。

  这就是为什么今天要提出“物质与思想辩证二元论”的缘由。【按:事实上,在人类思想出现以前,世界就已经存在着三个“元”:空间、时间和物质。在人类思想出现以后,世界就成为“四元”共存的世界。本文之所以仅提“物质与思想辩证二元论”,是因为在“四元”中物质与思想是最主要的、且关系最密切的两个“元”。在这里还要特别指出的一点是,不管是一元论还是二元论,也不管是唯物论还是唯心论,其实都是人类的一种“思想”;而且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往往对它们是“各取所需”的。】

  唯物论极易诱生物质至上主义,甚至把人引入“拜物教”的迷途;唯心论则可能使人沉湎于“心灵世界”而不能自拔。只有坚持“物质与思想辩证二元论”,才能真正使人类进入一个既真实又充满光明前途的世界。

  【按:(1)在本文里,除了极个别地方以外,把过去哲学界称之为“精神”的地方改用了“思想”这个词。之所以要这样做,主要是考虑到虽然“精神”这个词的含义丰富而广泛,但是也存在过于“模糊”的问题,不能准确地反映人类的思维活动及其成果,而“思想”这个词不仅能够准确地表达人类所特有的思维活动及其成果,而且比“精神”这个词表现出更多的“主动性”、“活跃性”和“前瞻性”——各种“精神”层面的东西(如道德、信仰等),“背后”都是以思想为“支撑”的。“思想”是人类“精神”的最高标志和结果。(2)本文所说的“思想”是指人类的“思想”。如果从广义上讲“思想”的话,那么其诞生的时间并非始于人类,而是从动物由无“脑”进化到有“脑”的时候便产生了,只是人类诞生以后,“人脑”所产生的“思想”才发生了“质”的“飞跃”,成为具有完整的、真正意义上的“思想”。】

  一、思想是人类诞生以后与物质、空间、时间一同存在的又一个基本元素

  能够称之为“元(素)”的事物,必须具备两个根本性特征:一是具有特殊的“质”,即没有任何别的事物有与其相同的“质”;二是由于它们具有特殊的“质”,因而就具有了“不可替代性”,即如果它不存在了,那么再没有任何别的“元(素)”能够起到与其完全相同的作用。

  关于“物质”是世界一个基本元素的观点,过去不仅已经讲得很多,而且也已经被许多人所认识和接受;但是,关于空间、时间、人类的思想也是这个世界的基本元素的观点既没有得到清楚的阐释,也没有被普遍地认识和接受,尤其是在“唯物论”占主导地位的地方。因此,必须破除人们的陈旧认识,确立对它们的正确而全面的新认识。【按:过去的唯物论把空间、时间统统归于“物质”,这显然是不对的。由于本文主要论述“物质”与“思想”,所以将不对空间与时间做全面的探讨,而只在涉及到它们的时候才提及。】

  (一)物质与思想是空间、时间以外的两个最重要的元素

  在人类思想产生之前,世界存在着三大元素:空间、时间、物质。人类思想的产生,使世界增加了一个全新的元素,一个完全不同于空间、时间和物质的元素。

  先说物质。什么叫“物质”?过去人们给它的定义是:独立存在于人的意识之外的客观实在。但是,这个定义是不完全正确的。为什么?因为“独立存在于人的意识之外的客观实在”不仅有物质,还有别的事物(空间、时间)。因此,“物质”的比较准确的定义应该是:能够用一定的质量、能量、空间、时间等来测定的事物。【按:物质按其存在的状态主要分为二大类:一类是可感知类物质,即通过人的眼、耳、鼻、舌、身“五官”能够直接感知的事物,如各种固态、液态、气态类物质,声、光、热、味类物质,以及太阳、月亮、星星等物质。第二类是非感知类物质。这类物质又分为两种,一种是可以通过各种仪器进行检测、确认其存在与否的物质,如磁场、电场等;再一种是时空类物质,如黑洞等。也许有人会说这是物理学关于物质的“狭义”定义,不是“哲学”的“广义”定义。如果有人一定要这样说,那是他们的权利。不过,如果他们把空间、时间也归为物质的话,我是不能同意的。因为它们与物质是完全不同“质”的事物,而且对物质起着制约作用。我认为,虽然“哲学”可以而且应该有自身的理论体系,但是它又不能完全脱离其他科学,否则它一定会走到邪路上去,变成一种“玄学”——就像一些“哲学人”总喜欢拿“白马非马”来炫耀的那样。】

  再说思想。什么叫“思想”?一直以来,人们给思想的定义是:“客观存在反映在人的意识中经过思维活动而产生的结果”。但是,这个定义也只有部分的正确性。那么,思想的比较准确的定义应该是什么呢?我以为应该是:人脑的思维活动产生的结果。

  为什么要给思想作这样的定义呢?因为只有给思想作这样的定义才能完整地、准确地表达它的本质与内涵:人脑不仅会对“客观存在”(物质、空间和时间)进行思维活动,而且也会对“非客观存在”进行思维活动,不管是何种思维活动,都会产生某种“结果”。那种认为人脑的思维活动范围仅仅是“客观存在”的观点显然是不符合事实的。【按:根据“思想”产生的“根源”,我们可以把它分为三类:一是“有真实存在对象的思想”;二是“有幻想对象的思想”;三是“纯思辨思想”……】

  从本质上说,思想是“无空间”、“无时间”、“非物质”的,并且与空间、时间、物质一样具有不可替代性。思想与物质、空间、时间等一样独立地、客观地存在着。

  思想一方面是以无质量、无能量、不占有空间、时间的状态存在,另一方面又是可以记录、可以流传的。

  当今的世界存在着物质,也存在着思想——今天我们之所以能够在这里讨论问题,不就是基于它们的“客观存在”吗?

  地球的今天之所以能够如此“五彩缤纷”,如此“繁荣鲜活”,如此“与众(星球)不同”,正是因为这里存在着两个最重要的元素——物质与思想。

  谁也无法想象,如果这个世界没有物质存在,这个世界将是一个怎样的虚无世界?人们同样无法想象:如果这个世界没有思想存在,那么这个世界将是一个怎样的荒蛮世界?

  (二)关于“本源性”问题

  “本源性”一直以来是唯物论者用来支持其论点的根本性依据。其基本点是:物质是“精神”的唯一的本源。【按:有的唯物论者干脆把“元”解释为“原”或“源”,于是“一元论”就成了“一原论”、“一源论”。】

  这个基本点有两个层次:第一个层次是“物质是精神的本源”;第二个层次是“物质是精神的唯一本源”。这两个层次不仅有 “递进”的关系,而且有“不可分”的关系:如果没有“第一”,当然就没有“第二”;但是如果没有“第二”,那么“唯物论”也就不能成立。

  唯物论的这个“基本点”对不对呢?

  我以为,它既有对的成分,也有不对的成分。

  先说“对的成分”:一是物质在一定范围里和一定的阶段上确是思想的“本源”(即在物质“刺激”人脑、思想产生之“初”时);二是物质确是一部分思想产生和形成本源。

  再说“不对的成分”:一是当思想“上升”为物质变化的“蓝图”时(即在思想指导下对物质进行“改造”的阶段),思想“反过来”成为了物质变化的“本源”;二是物质不是“全部”思想产生和形成的“唯一”本源——这有三方面的含义:一、除物质外,空间和时间也是一部分思想的“本源”;二、物质总是同空间、时间“一起”成为思想的本源的(世界上不存在脱离空间与时间“独立”存在的物质);三、人的大脑还会进行“纯”思维性活动,就是说,思想还可以“没有”任何本源。

  由此可以说:唯物论的“本源性”观点是不完全正确的。

  【按:唯物论关于物质“本源性”的观点还存在着其他一些问题,比如,唯物论认为“物质是一切事物的最初根源”是不对的,物质并不是“时间”、“空间”的“最初根源”,而时间、空间却是物质“借以”存在或“表现”的条件。再者,这个提法本身也是违反辩证法的:任何“本源”都是相对的,甲事物可能是乙事物的“本源”,乙事物可能是丙事物的“本源”,丙事物又可能是甲事物的“本源”;而且,人们还会问:“本源”的本源是什么呢?事实上,世界万物之间都“千丝万缕”地相互联系、相互影响着,任何绝对的“本源”之说都是不对的。】

  (三)关于“独立存在性”问题

  物质的“独立存在性”特征是唯物论者拿来支持其唯物论的另一个重要依据。

  唯物论认为:一切物质都是“离开”人的意识存在着,就是说,不管人们是认识到还是没有认识到,“物质”这个东西总是客观地存在着。

  唯物论者的这个说法对不对呢?应当如实地说:是对的。但是,物质的这个“独立存在性”特征只能“相对于”思想来说,而“相对于”空间和时间来说,它又不具有“独立存在性”特征——因为它不能离开空间与时间而“独立存在”。

  那么“思想”是不是也具有“相对”的独立存在性特征呢?——换一句更准确、更明白的话来说:人类的思想是不是具有离开物质独立存在的品质呢?

  答案无疑是肯定的。如前所述,思想是一种无质量、无能量、不占有空间、不占有无时间但又是确实存在的“事物”。人类的思维活动一旦“生产”出了“思想”,它便成为“飘荡”着的“幽灵”,人们虽然看不见摸不着它,但是又无时无刻不感觉到它的存在。它既随时随地影响着人们的行为,又成为孕育新的思想的“源泉”和产生新的物质或非物质的事物的“蓝图”。

  对于这一点,难道谁还有什么疑问吗?——许多人类的伟大思想家、科学家、艺术家早已作为“物质”的人消失了,然而他们的“思想”依然存在于世,成为人类的宝贵财富而一直传承着、发展着;今天这个世界之所以呈现得如此缤纷多彩,今天的人们能够享用如此丰富的、“高品质”的物质的和非物质的产品,不正是这个“幽灵”所赐吗?

  “思想”的“独立存在性”特征一直以来不仅被人们忽视了,甚至被一些人“否决”了。造成这种“忽视”甚至“否决”的原因是人们在认识上始终被一件事所束缚:“思想”的产生与存在离不开一定的物质(产生它的是“人脑”,它的传承需要一定的“介质”)。所以,必须破除这个束缚,让人的“思想”得到真正“解放”。

  如何认识“思想”的产生和存在离不开一定的物质这个事实呢?

  辩证法认为:不同事物的产生与存在的条件是不尽相同的。物质与思想是两个完全不同“质”的事物。我们既不能用相同的标准去要求它们,也不能拿同样的条件、状况去衡量它们。

  据现代天体物理的研究,今天我们所知的物质世界产生于约140亿年以前宇宙发生的一次“大爆炸”。如果没有那次“大爆炸”(以及后来的一系列复杂“运动”),也就没有今天的这个物质世界。思想的产生则不同,它是人类大脑复杂运动的产物。如果没有人脑的复杂运动,也就不会有“思想”这个前所未有的“新事物”的产生。这就是说:物质与思想的产生过程是完全不同的。

  今天,人们没有因为他们所知的物质世界是140亿年以前宇宙的一次“大爆炸”的产物而否定它的独立存在性,难道可以因为思想是人脑(物质之一种)的产物来否定它的独立存在性吗?

  物质与思想各自有自己“存在”的条件(或曰“依托”):物质存在的条件是空间、时间(任何形式的物质都不能离开一定的空间与时间)。思想存在的条件则是某些物质及非物质的语言、文字等。人们既然没有因为物质依托空间、时间而存在来否定它的独立存在性,当然也不能因为思想依托某些物质和非物质而存在来否定它的独立存在性了。

  由此我们可以得到这样一个确定的认知:物质与思想的产生过程和存在的条件是不同的,它们是宇宙间实实在在存在着的两种完全不同的事物。

  (四)关于“第一性”、“第二性”问题

  唯物论认为:物质是意识的根源,是第一性的;意识是物质的反映,是第二性的。

  应该说,唯物论的这个观点在一定意义上是正确的。所谓“一定意义”是:意识的一部分的确是物质的反映。在上面对“思想”的论述中,对此已经有所阐述,这里再作一些说明。

  我们之所以肯定“意识的一部分的确是物质的反映”,因为意识中有一部分确实是“反映”了物质的。但是仅仅是“一部分”而已。那种把人类的意识仅仅看成是“物质的反映”的认识是片面的认识。事实是:意识除了“反映”物质世界外,还在另一个广阔的天地里驰骋——这就是“无物质”世界,一个“思辨”的世界(“纯抽象思维”的世界),正是在这个“无物质”世界里,人类的“意识”完全摆脱了“物质世界”的种种羁绊,可以自由地驰骋。正是由于人脑思维活动范围是如此的广阔,所以它的“结果”才呈现得如此的丰富。也正是由于人脑思维活动的结果是如此的丰富,所以人类才能够创造出一个又一个伟大的成就,创造出今天这样一个多彩的世界——一个既有“多彩”的物质,又有“多彩”的“非物质”的世界。【按:准确地说,真正“反映”客观事物的器官并不是生产思想的人脑,而是人的眼、耳、鼻、舌、身这“五官”;人脑思维活动的结果——思想——远远超出了眼、耳、鼻、舌、身所“反映”的客观事物的面目,而是客观事物的“本质”以及它们之间的种种关系。如果说物质及人体“五官”的反映只有“自然”属性的话,那么思想则具有了“智慧”的属性;特别是在人类创造了语言、文字以后,思想更是“如虎添翼”,在前进的道路上获得了更广阔的“天地”。当然,这一切都要“感谢”能够进行复杂思维活动的人脑——这个世界上真正的、唯一的物质与思想的统一体,一台无与伦比的“精密机器”,一个真正的万物之“灵”(即使有一天出现了“能够思维”的电脑,它也不可能代替人脑)。当然,人脑这个特殊的物质也只有在它能够进行思维活动的时候才与“思想”发生关联,当它失去思维活动能力的时候,它即刻同自然界其他一切物质一样,成为“死”的东西。】

  当思想“上升”为物质变化的“蓝图”时,则思想即具有了“第一性”特征,而物质则只能“屈居”第二性了。

  由此可见,唯物论的“物质第一性、思想第二性”的论断把“第一性”和“第二性”绝对化了,因而是不正确的。

  (五)思想的主动性、活跃性和前瞻性是物质不具有的特殊品质

  主动性、活跃性和前瞻性是思想所独具的品质,是物质所没有的。

  首先说一说思想的“主动性”。思想并不总是被动地“反映”客观物质世界,而是经常地、主动地“寻根问底”,探求客观事物表象下面的“内在世界”,即事物的本质、运动的规律、相互间的关系等。思想所具有的这种主动性正是它之所以能够实现“认识世界”的根本原因,是思想存在的第一个重大意义——因为只有实现了“认识世界”,才谈得上“改造世界”。

  思想的“活跃性”主要表现在:它决不停留在某一“点”、某一“面”或某一“范围”之内,而总是向着新的“目标”挺进。思想的活跃性甚至使它的活动轨迹无“规律”可寻。也正是这种活跃性使思想如“万花筒”那样绽放出无数的、无比绚丽的“思想之花”。【按:在某种意义上说,物质也具有某种“活跃性”,它也不会停止在一种状态,而是不停地活动着、变化着。但是,物质的“活跃性”与思想的活跃性是不能相提并论的。因为它的活动和变化总是“循规蹈矩”的——即是按照一定的“规律”进行的。】

  最后说一说思想的“前瞻性”。人们总喜欢吟诵唐代诗人王之涣的诗句:“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也常常喜欢引用“未雨绸缪”这个成语。这说明人们对于“前瞻”的强烈期盼。由于思想的“主动性”和“活跃性”品质,造就了思想的“前瞻性”特征:它不仅能够看得“远”一些,而且能够在事情发生之前做出“预案”来。

  正是思想所独具的这种主动性、活跃性和前瞻性品质使它具有“高”于物质的重要原因。

  (六)物质的思想化与思想的物质化

  物质与思想的“联姻”是通过物质的思想化和思想的物质化实现的。

  物质的思想化主要表现在人的五官接到的物质表象的反映后,经过人脑的一系列思维活动实现了对于物质的性质、变化规律、各种物质之间以及物质与空间和时间之间的关系等的认识。

  思想的物质化的主要表现是:人类不仅完全继承了生物“趋利避害”的本能,而且大大发展了这种本能——对世界的一切进行有利于自己的“改造”。

  没有物质的思想化,人类就不可能实现“认识世界”的飞跃;没有“认识世界”的思想飞跃,当然也就失去了“改造世界”的前提条件。

  没有思想的物质化,物质世界就不可能发生“人性化”的革命性变革,当然也就不可能产生人类社会及其辉煌的历史进程。

  一切人类的创造,都是思想与物质的完美结合。

  (七)存在“左右”意识与思想改变存在

  唯物论有一个观点:“存在决定意识。”应当说,这个观点在一定意义上是成立的。所谓“一定意义”就是:当意识仅仅表现为存在的“反映”时,存在的确是“决定”意识的。但是,意识绝不会停留在“反映” 存在这个水平上,而是要继续“前进”——对“反映”进行“分析、比较、甄别”等一系列工作,并由此作出某种“判断”,而“判断”常常是因人而异的(按照“存在决定意识”的观点,相同的存在就应当有相同的意识——认识。然而,事实上并不完全是这样的。在现实中,在相同的或基本相同的“存在”条件下,不同的人的认识可能是不同的,有时甚至是迥异的)。因此,这里比较恰当的词不是“决定”,而应当是“左右”。【按:“左右”一词既有“决定”、“支配”的含义,又有“影响”的含义,还有“上下”的含义(无论“影响”还是“上下”,都是某种“不确定”的含义)。】

  意识分为两个层次:一个是低级的层次,即“最初”的、“原始”的对于事物的感知;在人脑对“感知”进行复杂的思维活动以后,意识逐步“上升”到高级的层次,即经过“加工”的、可以称之为“思想”的东西。【按:除了人类,自然界的一切生物也都会对外界或自身产生某种“感知”。这种感知随着生物的进化变得越来越强烈和“细化”。直到人脑的诞生,才使这种感知发生“质”的变化——由原始的、低级的“感知”上升为“思想”。】

  在思想诞生以后,存在与意识的关系就进入一个新的阶段——不再是存在“左右”意识,而是思想“改变”存在的阶段。【按:这个新阶段是以人类的实践活动为过程的;并且,在这个新阶段中,“存在”(准确地讲,这时候的“存在”应当是“不断改变的存在”)还会继续“影响”思想,思想依然不断地从“存在”获得“营养”而继续发展、深化和完善,从而使“思想改变存在”的伟大工程进行得更加顺畅,更加完美。但是,我们必须确认的是:倘若没有这个“新阶段”,一切“存在”将始终无法改变自己的“命运”。】

  如前所述,存在并非意识的唯一客体,意识还对许多“不存在”的事物“感兴趣”。人的“兴趣”是极其广泛的。它不仅关注各种各样“存在”的事物和现象,而且对其他一切“闯入”脑海的“灵感”怀有兴趣,甚至还会“想入非非”。无数事实已经反复证明:人类正是凭借这些“灵感”和“想入非非”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

  随着思想的不断提升(即对于“存在”的认识的不断深化、完善),思想对于存在的“驾驭”能力也得到不断的提升。

  思想(经过人的实践活动)不仅能够创造(新的事物),而且能够毁灭(存在的事物)。

  人类既不能忽视物质的作用,也不能拜倒在物质的脚下;既不能忽视思想的作用,也不能过分夸大人类自身的力量。人类的成功就在于能够把物质与思想的作用恰当地结合起来。

  总之,自从有人类以后的历史在部分地证明了“存在左右意识”的同时,也充分展现了“思想改变存在”这一生动事实。

  辩证唯物论用“反作用”来形容和定位思想对于存在的“作用”显然是远远不够的。“思想改变存在”在过去很长时间里虽然是早已“存在”的事实,但是并没有成为人类自觉的认识——就是在今天,又有多少人确立了这样的认识呢?

  (八)物质与思想都有产生、发展(完善)、消亡的过程

  前面谈到了物质与思想的产生过程。物质与思想还必然会经历发展(完善)、消亡的过程。

  没有什么事物是无“生”、无“死”的。物质与思想也是如此,所不同的仅仅是它们“生”、“死”的形式和过程不同而已。

  很显然,物质世界的“年龄”是思想的“年龄”不能相比的。但是,它们都以自身的“特点”和“优点”对这个世界作出对方不可替代的贡献。

  由于一切思想首先都是由个体产生的,所以特殊性特征是思想“生命过程”的第一特征;当某种思想被普遍接受而成为众多个体的共同思想时,思想又表现了它的第二个重要特征——普遍性特征。从特殊性“上升”为普遍性是思想生命过程的一个“飞跃”,因为只有具有了普遍性特征的思想才有被长期传承的可能。

  发展性是思想的第三个重要特征。人类不仅传承着前人的思想成果,而且总是不断地发展着它们(包括完善原有的思想和产生新的思想)。

  真理是思想的最高层次,是思想的发展性特征的突出成果。具有真理性的思想既具有普遍性特征,又具有发展性特征。

  一个越来越清晰的事实是:思想与物质相比较,不仅对于这个世界的发展与进步所发挥的作用与时俱增,而且越来越成为后者的“主宰”。

  物质除了按照自身的规律运动外,一定条件下还在思想的“主宰”下按照思想设计的轨道运行着。【按:毛泽东曾经作过“必然王国”和“自由王国”的论述。其主要思想观点是正确的。但是人类实际上只能不断地“接近”自由王国,而不能“完全”进入自由王国。】

  毫无疑问,物质与思想距离“消亡”的时刻还很远很远。物质与思想必将继续“结伴”而行,为了一个目标:为人类创造更美好的生活和更美好的明天。

  (九)物质与思想互为存在价值

  从根本上说,物质与思想的存在价值是以对方的存在为条件的——就是说,失去了对方的存在,其自身也就失去了存在的价值。

  物质与思想的存在价值是通过物质的思想化和思想的物质化实现的。

  在人类的思想出现以前,物质世界已经存在了140亿年,地球也存在了45.4亿年。如果没有人类思想的诞生,那么物质世界就始终只能是孤寂的世界:既没有别的“客体”去认识它,也没有“炫耀”自己存在意义的机会。只是在人类的思想出现以后,这个存在了如此漫长时间的物质世界才“活”了起来,才越来越显示其存在的价值。

  当然,人类的思想离开了物质世界的存在同样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因为思想的产生本身就是为了“利用”和“改造” 这个物质世界。

  物质和思想存在的价值关系可以用“1”和“0”来展示:我们用一个“1”来表示物质存在的意义,用“0”来表示思想存在的意义。在没有思想存在的情况下,物质存在的价值就只是“1”,而思想在没有物质“支撑”的情况下,其存在的价值只能是“0”。但是当物质与思想“联姻”以后,其“联合价值”便以“10倍”的速度增长(当然也可能以10倍的速度减缩)!【按:人类历史的进程已经反复证明:当一种新的、积极的、具有推动发展车轮前进的伟大思想出现的时候,其力量和作用是不可估量的;而当一种具有严重危害的思想“统治”世界时,同样也会产生极其严重的后果。】

  (十)物质与思想在人类身上获得了完美的统一

  140亿年以前宇宙发生的“大爆炸”产生我们今天所知的物质世界。这是这个世界的第一块伟大“里程碑”。

  从没有生命的无机物质变成有生命的有机物质是物质转化的一个奇迹,是物质世界发生所有神奇变化的开始。这是这个世界的第二块伟大里程碑。

  进化是有生命的有机物质发展、变化的伟大动力,人类则是进化这个伟大动力的最辉煌的成果。人类的出现是这个世界的第三块伟大里程碑——因为伴随着人类的出现,“思想”这个全新的“元(素)”诞生了!

  人类是物质与思想无与伦比的完美统一体。正是由于人类的出现,一个与原来存在的世界(自然界)共存的崭新的世界——人类社会出现了!

  物质堆垒了一个苍茫世界,思想则赋予了这个世界一个活的灵魂。思想与物质的结合把世界带进了一个全新的天地。

本文是成都桑拿网文章,作者:裴浩林,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52huaxue.com.cn/480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