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Home
  2. 时文选粹

张敬伟:郭美美是社会恶质文化结的畸果

本文为媒体专稿,请勿转载郭美美事件终于破局。戴着手铐的这位素颜90后,在忏悔,在诉说着她的糜烂青春史。她炫富、虚荣、她为钱滥交、她豪赌、她开赌场,她是小太妹,也是江湖游走者。中央级媒体,在昆明事故和云南地震这样的悲剧式宏大事故面前,不

“张敬伟:郭美美是社会恶质文化结的畸果”由张敬伟(作者)创作而成。如果您想了解郭美美是社会恶质文化结的畸果,请仔细阅读下面的文章。希望您喜欢这篇文章。

 本文为媒体专稿,请勿转载

  郭美美事件终于破局。戴着手铐的这位素颜90后,在忏悔,在诉说着她的糜烂青春史。她炫富、虚荣、她为钱滥交、她豪赌、她开赌场,她是小太妹,也是江湖游走者。中央级媒体,在昆明事故和云南地震这样的悲剧式宏大事故面前,不吝舆论资源专门起底郭美美,凸显郭美美事件蕴涵的复杂丰富的公共舆论价值。

  讽刺的是,权威舆论起底她时,详细地列出了郭美美支离破碎又充满罪错的家庭成员,似乎在暗示郭美美之糜烂青春和江湖罪过,有着家庭恶因的必然逻辑。笔者不喜欢这种扒三代的粗鲁文风,不管她是郭美美抑或他是周元根。有部印度老电影《流浪者》,所有桥段都在控诉“贼的儿子永远是贼”的不堪血统论。

  郭美美的江湖,说到底还是她自己的“作而死”。其家庭成员的不堪,是将其推向炫富、豪赌、卖身“三毒江湖”的诱因,社会大环境之怪现状亦要承担相当之责任。

  透过社会之窗,总能观照到社会风俗之万花筒般之乱象。内中善恶、利欲、人性与功利,虽有教化道德与法治之分际,但功欲太强的社会牵引,往往让人失去方向,而不得不沉湎于纸醉金迷的江湖中。贪官大佬,难逃欲念缠身之恶,台上道貌岸然,台下男盗女娼;资本巨富,在社会转型之期,以资本原罪之身,信奉金钱至上,上与权力资本耦合,下探社会底层,以金钱赎买美色资源,他们是制造“笑贫不笑娼”社会风俗剧的导演。

  众人皆知是郭美美整惨了红会,殊不知首先是某些投机资本擅用滥用红会招牌,而郭美美不过是资本的玩物棋子而已。顺着投机资本这条胡作非为的传导链,郭美美的炫富显摆,才让红会无端躺枪。值得一提的是,如果红会身正影正,其社会诚信和慈善品质毫无短板瑕疵,经得起来任何的千锤百炼,即便是山寨红会、投机资本与郭美美这三个江湖角色随意搅局,也不会伤及红会金身。问题是,当红会本身就存在诸多问题时,一个郭美美就足以将其击倒。

  当然,自媒体微博也给郭美美以一臂之力。若无郭美美认证的所谓“红十字会总经理”,郭美美和红会看似真切但实则江湖的关系也不掀起舆论狂潮。一条微博捧红一个郭美美而害惨了红会,这在前信息时代几乎难以想象。但自媒体时代,自媒体的力量就是如此宏大。遗憾的是,传统的单位与组织,其生存模式比网络时代慢了好几个节拍,他们还是习惯用不透明的官方危机处理方式,去应对网络时代的无边际发散式舆论轰炸。这样的舆情应对,往往是扬汤止沸,抱薪救火。

  郭美美不是红颜祸水,而是游走于非主流江湖的一个小太妹。只是,她无意识地参透了这个社会在社会转型期的江湖品性,用身体做饵,诱惑那些放纵无德的资本,再行释放她的虚荣…某王姓老板把郭美美视为一生的噩梦,我看这位老兄才是元凶。当然,也包括那些哗众取宠的自媒体平台,不作身份验证,借势恶搞炒作,推波助流,形成非理性舆论狂潮。人们发现,郭美美之后,坑爹的炫富女一茬接一茬,借助自媒体走红,已经成为时下江湖儿女的常规伎俩。

  阿基米德说,给其够长杠杆,可以撬动地球。郭美美之流的逻辑是,不顾自我节操碎地,可以将社会组织与资本大鳄玩弄于鼓掌…阿基米德的自信源自掌握了科学规律,郭美美的嚣张在于点中了社会恶质文化的软肋死穴。

  社会恶质文化不涤清,一个郭美美倒了,还有更多郭美美出来。

本文是成都桑拿网文章,作者:张敬伟,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52huaxue.com.cn/52415.html